履风之人  
麋鹿跃起时
枪声未响

《八卦的起源》(哲学随笔)

“风” / 旅岚

世上的人多了,就会产生一种“逗”性。一个人在人际圈子中的见闻和遭遇,会形成涟漪效应,看故事的人站着圈子外,观望各种性格的人之间的交互作用,便愈发感到“人”的好玩。这种“逗”性正是群居社会的后遗,和人民大众八卦嗜好、野史轶闻的人性之源。这种“逗”性在“好事之徒”骆宾王以及“人丑多作怪”的温庭钧身上尤为显著。曾经风靡一时的豌豆搞笑大师,现代流行的以金馆长为原型的系列表情包,明星们的绯闻……由社会人的复数表现出的“逗”的副产品,与“搞笑”的心理受体结合,总能带给人生存压力的释放和短暂超频的愉悦。

泡妞达人相信每个女人内心都住着一个荡妇,我也相信每个社会人内心都住着一位八卦主编,女性尤其如此。人们拒绝暴露自身的隐私、在某些场景会产生羞耻感,换成吃瓜群众(围观者、他者)的视角,“非我”的“他者”以复数的形式被“我”所反映,这种奇特的“逗”性便会产生作为第一人称视角的“我”的心理之内,或是产生于荧屏外被上帝视角观照的围观群众的群众心理所反映,从抵达世界的这一途径,我们发现了人活着的复数型心理支撑,对好玩的人性的观照,也让我们对红尘眷恋不已。正是这些关于奇艺好玩的人之“逗”性带给面对故事在场的倾听者的丰富经验,为我们提供了一条新的探索人之存活价值与乐趣的线索,当你切实地感受到这些,没理由不相信,“我”是在人间的,以及人间值得“我”去进行常规性“围观”,继而诞生文学性、新闻性的观照。

——20170528

评论
 
© 履风之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