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风之人  
I am I what I am.

#贵大学子谈郑强,顺便谈谈中国教育现状#

“纯风运动”,治标不治本。每个学校都有大量作弊的学生,一所大学,不从教学质量和教学方法上改进,教师照着PPT念,学生拿着十多年前的老教材上课、勾重点,然后把期末监考抓得严到死,作弊这种平衡教学质量的以形式主义应付形式主义的合理手段也被阻绝了,这只会降低贵大的毕业率。

一所大学要优秀,不应该靠硬件设施、从外省输入高分高能“死人才”生源、就业率来展示,如果所有大学的管理者都是这种思维,也难怪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学了。一所大学没有特有之“大学精神”,不引进高效的师资团队和教学方法创新,一味贪图吸收高分高能的“好生源”装饰门面,提高各种毫无意义的大学考核指标,对人才的潜在熏陶又将从何谈起?生源好不代表大学好,大学首先在于其大学精神和精英教师团队。

像中国现在,教的哑巴英语,却要你具备他们给你的培养方式下培养不起来的能力,然后各种证件合格考试,功利主义机械灌输也就算了,八个字概括之,“只管考试,不管教学”。

“我不用正确的方法教你们,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式去获得这些能力,但我要考你们,你们必须要用我规定的标准答案来做书面答题,然后我要给你们按分数分出等级,低分的差生就没有活下去的价值,我要淘汰你、体罚你,从精神上搞垮你。另外,我要给你们规定统一的人生目标:考上重点本科,考上985研究生。你考上后怎么办我不管,我从小抹杀了你们的梦想,也不给你们任何寻求人生定位的机会,你们只管按我划的指标去考试、考合格,你们就是优秀的。”

这篇采访郑强的文章中谈到一个现象,郑强拍着桌子道“你几乎想象不到,当时有的教授一年竟然连一篇论文都不写。”这句话令我震惊、同时也见怪不怪,我震惊的是,一位大学校长居然如此看重写论文,不给教师自由的学术空间,揠苗助长,年复一年完成形式主义的指标,就像政府逼领导完成所谓的GDP指数,只能逼他们变得急功近利、越来越没有创造力,像有的学校,一位教授可以十年不发一篇论文,但最后那位教授十年磨一剑,成功发表了一篇非常重要的世界级论文。

最后,同样作为西部贫困地区,为何云南跻身全国前一百名的有2所,跻身前两百的有3所?而贵州跻身前一百的0所,跻身前两百的就贵大1所?其中云南的昆明理工作为近几年的后起之秀,一下就把贵大超了,值得反思。

郑强总是在新闻上宣传贵大的教育资金不足,可一所优秀的大学不全是由资金砸出来的,我把全国大学的教育资金都拿给你用,你能办成哈佛那样的大学?现在大学管理阶层的普遍思路是砸钱、吸引高分高能的“好生源”来装饰门面,大学好坏由很多死板的指标来决定,变成可以量化的投资,这是很可怕的,也是中国大学培养不出诺贝尔人才的重要原因之一。

同样借用郑强在采访中使用的动物园比喻做个总结,喻体没变,不过我例子中的本体变了。

一个动物园值不值得你掏门票进去观看,主要有两点:珍禽异兽(大学内在的精神建设、精良能干的师资团队)、游客观光安全措施(先进的教育理念、教学方法),有这两点,哪怕动物园的建筑修得很旧、很破烂人们也会掏钱买票。如果你给我一个修得十分气派的动物园外层建筑(大学修得很大),然后让我花大价钱进去观看一只不会动的巨型蜗牛的标本(高分高能的“死人才”、只会服从权威的“信息搬运工”),而我要看的是会动的动物,而且是稀有的动物,这就违背了我买票的初衷(人文教育的初衷)。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中国有那么多广大的游客(学生父母),愿意花高价、挤破头也要进去,看一堆“死物”(功利教育)!请允许我请默哀数秒。

评论
 
© 履风之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