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风之人  
I am I what I am.

       我是不幸福的,我也并未幸福过,我绝不承认自己是幸福的,我终于不可能是幸福的了,这样想来的确悲观,我后天习得并变得好似天生拥有这样的不幸的想象力(正如三岛由纪夫在《爱的饥渴》中描述女主人公“悦子”时写道的那样),我还是容易赤裸裸地把自己展示给他人,我以为能更深入了解的,原来只能戴着面具会见彼此,我就是这样一路不幸地走过来的。


       当我无意间向人赤裸裸地解剖自己后,企图看到别人对我同样的掏心挖肺,他们却总是一副“这个怎么能告诉你”的姿态,我终于明白,诚知人人都带着面具,笑里藏刀,讳莫如深,竭力在人前隐藏最真实的自己,我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太单纯了,到现在仍对世俗的一切一无所知。一个理想主义者,一个在人群中扮演时而高冷、时而搞笑的小丑企图获得大众的认同和尊重的失败者。


       如太宰治所说,人们轻蔑对方,却又假装彼此亲密,明明在心里不屑和对方说话,却又带着微笑彼此迎合,人果然是复杂的动物,每个人都那么深不可测,当我对他们脱掉了衣服,他们却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风” / 旅岚

评论
 
© 履风之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