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风之人  
麋鹿跃起时
枪声未响

情商低的男人若碰着钟情的漂亮女人,仿佛感情国度里的难民,偶然走运、吃到一条烤得外焦里嫩的草鱼,丧失细嚼慢咽的雅致,连筷子也顾不得拿,就放进嘴里狼吞虎咽起来;结果才吃下一口,就被比针还细的鱼刺死死卡住了喉咙,差点伤及性命。


最后谢天谢地活了过来,连剩下的鱼肉也失望而哀怨地丢弃。从此对那些长相鲜美的草鱼常常报以莫大的敬畏,说不清是迷恋还是嫉恨。总之,他再也不愿面对那些在河里路过的、可口的草鱼了。

评论
热度(2)
 
© 履风之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