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风之人  
I am I what I am.

【关于知乎“读文学书的意义在哪里?”的回答】

“风” / 旅岚


虽然题主问的是“读文学作品的意义在哪里?”(请容我擅自将“文学书”改成“文学作品”,因为原句不雅),貌似题主是默认这件事首先是有意义的,然后问它的意义是什么,不过这句话更像在反问“读文学作品有意义吗?完全没有嘛!”,然后又有点犹豫地拉拉旁人衣袖,羞涩地轻声问一句“究竟有没有啊”,含有轻微的不太确定。

就题主的自身具体情况来看,我可以理解为题主问的是“一般人读文学作品有什么用?”因为这个理由涉及到你要不要去做这件事,一般人对它的回答就很有可能走向这样一条错误的道路——致使任何答案都会变成追求功用性的论述文本。题主照着功利主义的立场提问,然后一楼回答了一大堆,什么“腹有诗书气自华”啊,什么“装逼”啊,也是照着功利主义的立场回答。双方都对文学的误解太深了。为什么人活着,你可以不读任何书籍,但必须、应该读读文学作品?虽然“读文学作品”这件行为你短期投资没有多大用,而长期投资下来会产生实在的用处和潜在的用处,但这些其实都只是这件特殊的“非经济型投资行为”带来的副产品,而且这样的副产品也不是绝对的。像很多大学教授,学富五车吧?同样有可能是衣冠禽兽,强迫女学生和他睡觉,浙大都有这种丑闻。而很多不识字的农民照样拥有善良清澈的灵魂。在此,我要打破一个世人对读书的普遍误解。其实——知识和道德并不是成正比的。

真正的问题在于,很多真的怀着对阅读文学作品这件事的虔诚的信徒们,你观察过他们就会得到如下结论:
如果一个人居然向别人提出读文学作品有什么意义(功用),说明他没真正去“阅读”过、并且“消化”过好的文学作品,他是站在文学的大门外向文学提问,其提问的立场还是反文学的,那么,即便告诉他再多的理由,也毫无意义,因为一个人如果真正愿意主动积极地去阅读好的文学作品,那他必然是不需要任何理由支撑的。

很多人之所以不问理由地坚持阅读好的文学作品,其不问理由,正体现了文学存在的真正价值和存在初衷。打个比方,当一个男人看到一个美女,他忍不住要使劲地瞥她几眼,甚至想意淫下她的裙底风采是什么样的。男人在这一系列的心理过程中,他有先向自己寻求理由,觉得有功用了才去看吗?没有。因为他的这一系列心理动机不是靠理性的理由支撑的,而是靠欲望。在美学上,开启审美活动的钥匙正是欲望。当然,一个人阅读文学作品并非什么求知欲(只有功利主义者的阅读动机可能出自于求知的欲望、与人攀比的欲望),那只是表面,其真正的动机只是一种长期坚持下来的习惯,还有热爱(出自于热爱阅读、尊敬阅读、信仰阅读的欲望)。如果你没有这样的习惯,你没有长期投资这件事,你自然要问做它有什么用?而你这样问其实是没有意义的,真正走在文学阅读的路上的人根本不关心这个问题,你这样问就已经说明了你没有和“他们”(满足以上条件的人群)一样的习惯,你没有在“路上”,你只是观看他们赛跑的、路边吃西瓜的“旁观者”。“他们”是运动的,你是静止的。“他们”是在“门内”的,你是在“门外”的,你不曾真正走进这个群体,不曾走到这条路上跑一跑、看一看,你永远也别想了解什么是文学。


如果我给你做了功用性的解释,我便违背了文学,而你也不可能因为理性的、功用性的理由支撑自己去做这件事,因为它们无法成为你开启文学的动机,它们没有这个功能和资格,它们本身便是反文学的。


结论:
如果题主真的想得到答案,我建议你多读读好的文学作品,实在找不到↓

要么阅读更多看能不能找到,你得加入“他们”赛跑的大部队,你得深入文学中去,做一个“参与者”。光做“在场者”是没用的,你得加入“他们”,去做一个“临场者”。
文学给你的不是人生经验和一堆冗长的故事,它真正想要给你的,是很多关于个人内在的培养,关于人的健全人格和心理认知的塑造,关于灵魂的熏陶。当然这得看个人资质和悟性,也有人读了依然没什么用(非功利之用)、然后一辈子都灵魂肮脏、衣冠禽兽的。

要么远离文学(说明你与文学无缘),前面的一大堆当我在说废话吧。

评论
热度(2)
 
© 履风之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