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风之人  
麋鹿跃起时
枪声未响

沟通的困惑:迎合与坦诚之间

“风”


        当你和一个人相处还不够长久,最好不要和他坦诚相待,因为第一印象太重要了,你和他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基础,你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他不一定包容,你闷着不说、他又嫌你不爽快,你犯一个小错、他会无限放大,并总是用老眼光看你,你一味赞美他又嫌你奉承,一味坦诚他又嫌你和他三观不合。表面上要求你和他坦诚相待,却不爱听真话,一旦你有任何与他不同的观点,他就无条件排斥,却要求你时刻保持和他一样的看法,并且要每天去打卡报到,努力维持亲密感,这样的友谊实在太累。


        他对你人身攻击、你得大度接受,但永远不要对浅交说抱歉,一旦你表达了,他就觉得你欠他的,并且日后会得寸进尺,不会再尊重你,更别提“保持欣赏的眼光”来看你。他不会觉得自己的话刺痛了你,也不会感到愧疚。你的观点和他不同,他就会觉得你太自我,不懂得倾听他的声音。


        似乎人可以完美到没有任何偏见,殊不知人与人之间的共鸣是偶然的,差异是正常的。况且,人活在世上已经很累了,何苦相互为难?多欣赏别人的长处、多给点温暖不好吗?谁会特意跑到另一个人旁边打着交朋友的旗号去打击他、中伤他?


        对于我与很多人之间发生的、以上种种的社交困境,我思考了很久,得出结论:


        当我们和别人交流时,完全的迎合和完全的坦诚都是两个极端,最适度的做法是取中间,既要把自己的真实观点伪装得模棱两可,去试探对方的态度和倾向,又要表达流畅,让对方感到你没有任何隐瞒,如此精致地把握好言行举止的度,让他觉得你“就像另一个自己”。虽然这是成熟的表现,这种适度也太难拿捏,但它反映出了中国大多数人的常态型生活观念,对他人既要“防”,又要“仁”,那种微妙的伪善才是人们真正需求的。可另一方面,对想要发展成深交的两个人而言,没有真正的包容,所有坦诚都是空话。


        真正长久的友谊必然需要经历考验,且成功度过磨合期,正如“沟通”这个词的结构,人们最初由于想象的美化,无限放大一个人的美好之处,当对方的缺点被时间一点点暴露的时候,鸿沟就产生了,如果彼此不能进行有效沟通和包容,这条鸿沟还有暗中堵塞的危险,有鸿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互相理解和包容,甚至于恶语相向,不能及时疏通,一段友谊就默默走向毁灭,再无“沟通”和“包容”可言。


        记得一个朋友曾跟我建议道,真正的坦诚不是你真的内心赤裸,而是你能让对方觉得你内心赤裸就够了;至于对方怎么想,全靠你的个人包装。然而于我,这也太难。


——20181020

 
2 
 

早上太冷 起晚了 图书馆没抢到座位

中午跑到学校园子里找了一条长凳

奢侈地沐浴着阳光 听时间打着鼾声

凉风徐徐 如恋人温柔的手掌摩挲着脸颊

偶有不知名的鸟儿的歌唱 池中的蛙鸣

静静读完一本好书 无比惬意和充实

希望我所有的时间都能浪费在如此

长久且美好的事情上

 
1 
 

      时光是世间最令人生畏的杀手,它暗杀的不是青春,而是选择和意义。曾花费巨大代价换取的东西,为之欢喜、迷恋、奢求,红玫瑰到手之日,白玫瑰或许会更好吧?欲望的引擎却敌不过岁月的流逝,到头来突然感到曾经的执念与选择皆一文不值,大把的精力全耗费在追寻错误的选择上,待欲望与世俗观念的泡沫于刹那间全部爆破之际,沉沦的心灵只能漠然接受这一切,无法挽回的悔恨残酷鞭打当初的选择,而真正值得追寻的永恒之事却尚未开启,你已经老了,无法再为之做什么。周遭的亲朋也各自奔向生命的终点,也没有一位神来证明你人生的意义为何,你在人生的尽头做最后的逗留……人生无法重来,一切无法挽回。

 
1 
 

天才之间总是惺惺相惜的,可天才与最俗气的庸才相逢却如冤家一般,相互仇视,因为无法获得丝毫的相互认同。

 
 
1
© 履风之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