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风之人  
I am what I am.(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越长大,越发觉得单单纯纯做人的难处。很多成年人都只关心自身利益,在这样的环境下,“如何自处”已非哲学问题,选择单纯需要付出很多代价。

 
 

昨夜梦里扮了一次方鸿渐,与苏文纨纠葛着,本来只是闹着玩,结果被苏拖着、要求见她父母,貌似有与我结婚之意,我一边敷衍着说会陪她去,却一下猴子般爬到了树上,她察觉到我反悔了,遽然朝树上扔了好几把飞刀,要求我爬下来,好陪她见父母,感觉自己也身手灵敏,仿佛蜘蛛侠附体似的,有惊无险地躲过了她的夺命飞刀,然后飞檐走壁,轻松溜走。最后我飞到一个庙里,安然静听一中年长者朗诵他自己写的古诗,虽心中鄙夷其水准,但为了给他面子,假装点了下头,言不由衷地附会了他一下,趁机溜出庙,最后不知怎么就醒了。

醒后心中空落落的,不知生之为何,仿佛不合时宜地“被存在”了。

 
 

这个时代不适合公开讨论任何严肃的话题,也不适合公开倾诉个人的感情状态。娱乐便是一切,流行的事物成为世俗关注的风向标,人们除了机械生存、麻木享乐,顺便聊一下当今政府的作为,玩弄下精巧的概念,别的一概不管。如果你有幸遇见了一个可以在一起高尚思考、对话生命的人,那该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

 
1 
 

现今吾为聚散而悲者,源于情薄。虽有联系,而情不深,散后各自东西飞,红尘相聚只一时;虽然感觉到对方的美好,却无法深入其世界,故生悲意。而感情纽带深厚者,虽远千里,其心共在,如天上之日月,仰头而可望其形,低头而可浴其光,聚散则无悲意矣。

 
 

我早已把我的命运交付于一阵风,抑或是一叶柳絮。
但我知道并掌控着风向,因为信仰。 ​​​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如此简单的一幕情景,今日偶然忆及,竟为之动容。 ​​​

 
 

我为保有自身的孤独,感到幸福。

 
 
1
© 履风之人/Powered by LOFTER